logo
要闻云南 观点 云关注 州市 文体 桥头堡 云视觉
首页 > 文体 > 正文
行走高原的赤子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23 14:14:09   来源:云南日报
分享到:
行走高原的赤子
——读张昆华散文集《冰心的木香花》
 
    高洪波
 
    云南作家张昆华老是自称“老兵”,他无论写信还是赠书,落款必定是这两个字,而信的抬头则称我为“老战友”。
 
    “老战友”让我汗颜,因为张昆华1951年入伍时我刚出生,我们之间是隔一辈的“战友”,可昆华总是放下身段,他让我每每回忆起云南边疆和军营,所以在当年中国作协第九次代表会上,我和张昆华在会场相见时,他照例是敬一个军礼,然后递来一包散文剪报,说上海文汇出版社要出版他的散文集《冰心的木香花》(现已由文汇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)。看着一包厚厚的剪报稿,仿佛是递过来一份沉甸甸的嘱托和希望,因为书稿附有短札中写道:“我今年这个月(即2016年11月)满80岁,已出版小说、散文、诗歌集38本,其中散文集11本;其中又有三本是冯部长(冯牧)、袁鹰、顾骧分别写的序言。很珍贵,很宝贵!最近上海文汇出版社决定明年选题出版我的散文集《冰心的木香花》,都是写文化名人聂耳、巴金、冰心、闻一多等,其中写冯部长的5篇,是你经手发表和编过的文集,即使是写林则徐、张学良、陈毅等总督、将军、元帅,都与诗词文化有关。”昆华接下去自信满满地写了一句话:“这是我最有文学品味、历史文化价值的一本散文集,比如写沈从文、汪曾褀、丁玲、荒煤、艾芜等,都受到赞赏。”
 
    读他的短札,在北京饭店金色大厅辉煌的灯光下见面,周围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作家朋友,我感觉张昆华一点儿也不像80岁的人,他更像一个18岁的小伙子。
 
    张昆华的心灵的确一直处于18岁,洋溢着春天、阳光和诗意,不知道是性格使然还是经历造就?或者是文学创作一以贯之的激情铸造了这个“18岁”的滇军伙伴?总之,每次与张昆华相见,他总是用军礼和目光里流泻的快乐冲刷你、洗涤你,和张昆华在一起,你无法不被他的快乐感染,即便听他讲述一件不快乐的事情,可他的表情与叙述方式也让你感到轻松和放松,这是一个心里贮满阳光并时刻释放的诗人,一个对人生与世界充满善意的好人。 
 
    张昆华的这本书中,诚如他的信中自述,文学品味浓郁,历史文化价值丰厚,加上与所描写的人物大多有过近距离接触,读来栩栩如生,引人入胜,且有身临现场之感,这体现了张昆华的文学修养与文学功力,也证实了一个能操十八般兵器的作家非同一般的才气。
 
    在《巴金与个旧》中我知道“个旧”居然是昆华本民族(彝族)语言“种苦荞的地方”,长知识。张昆华写到自己2000年3月11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赠25本个人专著时推开文学馆大门的感受:“巴老的铜手模是多么的亲切与温暖”,他的感受是作家们共同的感受,因为文学馆的门把手便是巴老的铜手模,张昆华把个人感受融入对巴老的无尽怀念,借手模体会出来,巧!
 
    《冰心的木香花》,写寻找藤蔷薇的心路历程,不经意间描摹出鲜明的滇中风情与习俗,木香花和小粉团花之间的内在联系,寻找与发现的欣喜,极富感染力。昆华写道:“在剑川路上,见到一大蓬一大蓬开得洁白如雪的木香花,那花在山野间一开就是几十里,漫延到田畴天边,甚至于让人感到连云彩也浸透了香气。”色、香、味齐俱,“连云彩也浸透了香气”,诗意引领你如入仙境,一切景语皆情语,信然。
 
    《回忆张光年》纪念文集中收录的《光未然的昆明情结》一文,张昆华写张光年对自己《蓝色象鼻湖》在日记中的几句话:“《蓝色象鼻湖》,此书好看,有很好散文描写,富于知识性和吸引人……很好的青少年读物。”(见张光年《文坛回春纪事》P349页,即1982年4月21日日记)此时昆华集万千感念为一句话:“想说声‘谢谢’,可他却再也听不见了。”荡气回肠。
 
    类似这样的例子和细节,书中比比皆是,譬如《往事不曾忘却》中写冯牧家中巧遇丁玲:“说丁玲,丁玲就到”。令人忍俊不禁。《汪曾褀的白莲花》,写汪老其人其事,在昆明黄土坡艺术学院讲课情景,“摸脉”的写作诀窍形神毕现,尤其引一首汪老小诗:“莲花池外少行人,野店苔痕一寸深。浊酒一杯天过午,木香花湿雨沉沉。”由此写出汪老赠作者的画作,浓重的思念,让我读出白莲花蕊沁出的点点泪痕。昆华的重情重义的文字,在《当获奖》中写到荒煤时径直说道“泪花融不开雪花”,写冯牧的诸多文字更让人感触良多,我觉得昆华与这些文坛前辈的情谊,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文友,他用自己真诚甚至虔敬的文字,表达出对前贤、对传统、对历史的尊重,也表达了如今80高龄的老作家对后生晚辈的示范引导,一种不忘初心的文化造型。
 
    张昆华这本书中不仅写了文坛前辈,他充分利用自己的云南资源,居然写到林则徐、张学良和陈毅元帅,更有意思的是写了音乐家聂耳与雷漫天,前者是国歌作曲者,又有当年赵丹饰演的同名电影,几乎无人不知,但雷漫天则属于云南本土文化名流,张昆华把他小提琴的艺术造诣与可悲可叹的命运揭示出来,让人读出别一种滋味。昆华或许借雷漫天之酒浇自己胸中块磊,可见快乐的张昆华也有一副沉郁的情怀,只不过深藏不露而已。
 
    为张昆华的新书祝贺,老兵张昆华,永远18岁,一个行走高原的赤子,一本文坛心路的历程,一部云南文化的记录与简史……
责任编辑:董明强
云南日报网 滇ICP备11000491号-1 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-2-4-20030004 ® yndail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.11
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jubao@yunnan.cn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1
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网监备案